|情慾小知識|
JANUARY
「台灣何時從情慾戒嚴到AV解嚴?」
2006年前,台灣製作A片並不合法,仍處於「情慾戒嚴」時期。最著名的案例是2003年紅極一時的《臺灣水電工》,由宣宣和阿賢攜手合拍,由於內容涉及妨害風化罪,遭判處5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16萬元台幣。雖然處罰並不重,卻影響了台灣AV影視產業的後續發展。後來的幾年,台灣製作的A片稀少,且往往只能在地下流通。
於此同時,華人地區第一間大尺度同志情慾主題書店-晶晶書庫,遭基隆關稅局查扣並函請地檢署偵辦,隔年依販賣猥褻物品罪起訴。然而晶晶書庫不服判決,於2006年結合性別及人權民間團體,組成廢刑235行動聯盟,往釋憲方向努力,並提出性言論、性資訊流通是基於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的情欲人權。而刑法235中的「社會風化」指的是一般人(the average person)的標準,往往是主流價值觀的壟斷,但猥褻或藝術、學術或無用,誰來判斷呢?
在多方努力下,大法官於2006年釋憲通過了「釋字617號」,更細緻地定義何為猥褻資訊。將猥褻資訊分為「硬蕊」(hardcore)和「軟蕊」(softcore);「硬蕊」指的是含有暴力、性虐待、人獸交且無藝術性、醫學性、教育性價值的內容。此類內容是違法的。但對於「軟蕊」資訊,也就是硬蕊以外的情慾內容,則只需要有適當安全手段阻隔就不違法。縱然,在我看來這樣的釋憲等於是更精準地透過性道德的控制去鞏固性的階級制度,將性少數文化族群打得更低。(例如BDSM的內容就屬於違法範圍)但這不完美的釋憲,仍然間接放寬了台灣創作及傳播AV作品的空間,讓情慾創作迎向解嚴時期。
FEBRUARY
「你現在享受的科技一大半都要感謝AV?」
A deep link exists between pornography and the tools and techniques of human communication. For forty millennia, pornography and sexual depiction have been a powerful source of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that has spurred the development of many new media.
新開發的科技在早期通常都是不便宜、不簡便、不穩定,新媒體因此難以推動。但是性慾望的驅動力卻可以推動它!情慾內容的誘惑使得早期使用者願意去嘗試使用新技術,讓新媒體找到一個早期顧客的利基市場(Niche Market)。這些顧客的使用幫助推動科技繼續提升發展,為將來新技術主流化推廣做好了準備。例如:早期一年一度的 CES (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大展都會與 AVN (成人娛樂世博會)同期舉行,可見新科技與情慾密不可分。
帕琴·巴爾斯(Patchen Barss)在《The Erotic Engine》一書中提及,VCR(Video Cassette Recorder)的普及化意味著色情「真正獨立成為經濟和技術的發電廠」。最初,VCR難以普及化,因為它們昂貴且混亂,存在著多種不兼容的格式—VHS, Betamax, Video 2000。但VCR不同於電影系統,它獨有的「觀影私密性」就像是專門為了情慾內容敞開大門。
在1970年代末,VHS挾帶著大量情慾內容成為格式主流。早期市場上暢銷的VCR內容大多是成人片,甚至存在許多VCR結合AV內容一起販售的方案。(與近期VR元年時買360成人影片送VR頭盔顯示器的推行策略雷同)在往後幾年間,VCR迅速成為大眾消費品,更多的內容開始擁抱當年的新科技。漸漸地,AV內容在VCR中的生產比例已不再是領導地位。但這不代表AV已經式微,而是這股生生不息的「慾望」準備轉往開拓下一個新技術。
相似的故事也接連發生在閉路電視(Closed-Circuit Television)、網際網路、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等不同時代的新媒體發展上。1990年左右,網上分享的圖片、聊天室內容高比例間接或直接與情慾相關。而網路AV也影響了許多新技術發展,像是網路頻寬的開拓、影片檔案壓縮技術、影音串流平台、方便用戶的線上支付系統、類聯盟營銷商業模式…等。到了近期,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發展數十年來,一如任何其他影視產業,AV影視成為了產業中無法忽視的潮流以及科技發展推力。據統計約60%的熱門VR網站為成人娛樂平台。VR相關關鍵字搜尋中,「VR Porn」排名第一,顯著高於「VR Games」和「VR Videos」。
AV內容一直處於新科技的前沿,成為新媒體的驅動引擎。
“ So you know what? Porn is great for all of us. We should all study it.” 
MARCH
「色情?情色?藝術?」
「色情」(Pornography)與「情色」(Erotica),兩詞彙皆為性相關活動的描繪,在大眾媒體、性積極女性主義(Sex-Positive Feminism)、反色情女性主義(Anti-Pornography Feminism)中有著不同的詮釋。我選擇從「字源」詮釋兩者差異:在牛津英語詞典(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中,「色情」(Pornography)源自希臘文,字首 “pornē” 意指 “prostitute”(賣淫),字尾“graphein” 意指 “write”(書寫),兩字合起來即為「一種關於娼妓或賣淫的描寫」;而「情色」(Erotica)源自希臘文,其中字根“erotic”一詞源自 “erōs, erōt-”(愛神、性愛)。
“ Erotica is as different from pornography as love is from rape, as dignity is from humiliation, as partnership is from slavery, as pleasure is from pain.” 
我認為,色情(Pornography)是以引起觀者的情慾感受或官能刺激為主要目的,充滿控制、支配的單向書寫關係;情色(Erotica)則是以人類情欲本身為主要表達內容,是具有對等、相互性的。
依照以上定義的「色情」與「情色」分類,其實AV產業中的作品並非全然色情,而「情色藝術創作」有時反而更色情。所以我在前幾個章節描繪成人影視產業時候,盡量避免使用大眾媒體慣用的「色情產業」一詞,而是採用「AV產業」或「成人影視產業」來表達,避免概念上的混淆。
其實我關注的目標並不在於探討性與藝術的關係或藝術中的性,亦非在色情與情色之間二擇一,而是在色情中情色。換句話說,我創作的概念是「情色」(Erotica)的,但我作品的形式與介入的場域是「色情」(Pornography)。
作品不一定成型於藝術場域,而是透過不同架構試圖讓AV產業與視覺藝術對話。除了藝廊、藝博會、展覽空間、劇場、電影院等;作品亦可能發生於情色場所、AV現場、成人網站、Podcast等。
在創作過程中,我原以為2021年的藝術場域應該是足夠開放的?卻在Pornhub《Classic Nudes》作品被提告的事件中,看見那條隱形而曖昧不明的禁忌之線。此事件甚至被HYPERALLERGIC線上藝術雜誌評選為「The 20 Most Powerless People in the Art World: 2021 Edition」之一。似乎在藝術領域中,也存在著某種「性等級制度」。
其實Pornhub《Classic Nudes》作品使用的諧擬手法(Parody)在當代藝術作品中很常見,但當AV影視生產者用「情色」角度詮釋,卻會被美術館提告。與此同時,明星們爭先恐後地以藝術的名義褪去外衣,展現各種慾望與「色情」。如此曖昧不明的禁忌界線,既諷刺又性感,讓看似什麼都能收納的藝術領域更色了。
APRIL
「二戰後一個人的性幻想如何成為一個世代的性革命?」
芬蘭湯姆(Tom of Finland),本名托科·拉克索寧(芬蘭語:Touko Laaksonen),是一位芬蘭藝術家。在四十年間,他創作了約 3500 幅情慾插畫。從被禁制的下流插畫家到舉世聞名的芬蘭國寶,芬蘭湯姆深刻影響著20世紀晚期同性戀文化。
二戰結束後,剛離開軍隊的拉克索寧,像是掉入了另一個牢籠。在50、60年代視同性情慾為非法的芬蘭中,同性戀即為犯人。同性伴侶在馬路上牽手要躲著警察、自家派對會被警察破門而入、在公園浪漫幽會卻被逮捕入獄、甚至被迫進入療養院性向治療。
然而,現實的壓迫,反而成為幻想的養分。拉克索寧將壓抑的慾望、二戰的創傷,醞釀成筆下那個自我慰藉的性幻想世界:激凸變形的性器、緊身束縛的肌肉、充滿權威的制服......漸漸發酵成一股探索禁忌的能量。
拉克索寧的情色插畫,在當時雖難登大雅之堂,但檯面下卻廣為流傳,默默影響著一個群體的自我認同。當拉克索寧受粉絲邀約前往美國,才發現自己的幻想竟然成了現實。當地的酷兒不但可以公開做自己,還將他筆下的幻想一一實踐:蓄鬍、健美肌肉、緊身皮衣、警帽等,成了男同志新的自我認同符號。這個新的符號給予無數躲藏櫃中的人直視慾望的機會,甚至給予他們勇氣離開櫃子來到 TOM House,在TOM House 中重獲新生。
同時,拉克索寧也在美國接觸到當地的種族多樣性。大約在1986年,也就是他在TOM House 度過的十年中,非洲裔男性、混血兒男性開始進入這個情慾烏托邦。這些作品中呈現多元種族男性的情慾交流,踰越了當時同性戀跨種族性行為的社會禁忌,反映了種族政治和同性戀文化關係的重要轉變。

摩托車、皮革、牛仔、禁忌的性關係與性挑逗。拉克索寧筆下的男同志是不被馴服的、健壯的、自我賦權(Self-empowerment)的。打破當時主流社會中的醫學和心理學對男同志的刻板印象,不再只是陰柔、悲傷和敏感的扁平形象。
另一方面,他也顛覆60年代社會中被觀看者多為女性的狀況。在他畫作中,反而由男性身體挑起感官刺激。而這些具有誇大性徵的男性,成為新的有意識、被觀看、被慾望的對象。在他幻想中的情慾烏托邦裡,也許真正藏在下面那一大包之中的,不是陽具崇拜或陽剛崇拜,而是直視慾望後,踰越禁忌的力量。
在芬蘭湯姆逝世26年後,芬蘭同性婚姻於2017年3月1日生效,成為北歐最後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而就在同一年的5月24日,台灣的大法官宣布過去的《民法》違憲,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其實不只是男同志,LGBTQIA+在不同的時間、空間中,這些慾望都真實存在著。唯有直視慾望的存在,一個人的性幻想才能真實成為一個世代的性革命,解放每個獨一無二的靈魂。
MAY
「只要有性慾的地方,那裡就會有權力關係。 」
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在《瘋癲與文明》之中曾提到,過去社會認為瘋癲是神秘的,並視非理性為人類全體知識的重要部分,並沒有將其從日常經驗之中排除。後來卻因為理性啟蒙產生了新知識權力運作,產生了理性與非理性之二元對立,其中非理性因無法從事勞動生產而重要性逐漸被削弱了。而AV產業透過影像生產,最直接反應了這層權力的運作。
在《性史》中,現代社會以科學、醫學來大量生產關於性的論述,建構著身體與性的標準。權力在此並不藉著壓抑而運作,而是藉著生產而運作。
傅柯提及:「權力無所不在:這不是因為它有著把一切都整合到自己萬能的統一體之中的特權,而是因為它在每一時刻、在一切地點,或者在不同地點的相互關係之中都會生產出來。」 權力不是單向地上對下,而是分散的、型態多變的、具有生產性的。對於性的規訓已越來越細緻、廣泛地滲透進入權力網絡之中,重新塑造身體與認同。
當我進入AV產業,成為其中的生產者,我開始關注無所不在的性之權力關係。其中,權力關係並非只有簡單的禁止或允許的作用。相反,它是來自各種角度在不平等且變動關係的相互作用中運作著。
從理性啟蒙以來,人們似乎無意識地活在傅柯所謂的性科學(Scientia Sexuallis)時代,在自認為進步的同時,「性」失去了自發性與創造力。理性成為規訓社會力量,有組織、結構、系統,在我們的生活中滲入各種權力關係,也包含性的經驗、性的審美。這樣的力量造成社會排除,開鑿了「正常」與「不正常」等二元對立的鴻溝,排除多元性。
我開始思考如何在這權力關係之中,從內部而非外部去執行微觀地權力擾動,讓異質性並存。試著從產業中去鬆動僵化的權力關係,進而思考視覺藝術的生產與AV產業相互作用的可能。
|達標感謝回饋粉絲桌布|
JANUARY 
當月封面人物:二哥

FEBRUARY
當月封面人物:SEAN
MARCH
當月封面人物:陳柏睿
APRIL
當月封面人物:WILLIAM
MAY
當月封面人物:周信佐
|幕後花絮|
感謝計畫贊助:
Back to Top